1937年

平安夜

没有圣诞树

没有圣诞歌

  没有圣诞大餐

  南京城满目疮痍

  “我目前身陷其中的可怕灾难使得我们想起了童年的信仰……也该是朝好的方向扭转的时候了,我们已经精疲力尽了。”

  ——约翰.拉贝

  1937年12月24日

  那一天

  已精疲力尽的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约翰·拉贝

  在日记中写下了以上文字

  

安全区外

  杀戮还在继续

  "8时出发到南京码头领取马料……我从岸壁往下张望,在波浪翻滚的浅滩,看见了令人震惊的凄惨情景。只见无数尸体漂浮在江面上,乍一看,还以为是河滨的沙石,可能多达几百、几千人吧……"

  ——小原孝太郎

  1937年12月24日

  1937年底,几个日军士兵在南京玫瑰理发馆门前,环绕着简陋的圣诞树作乐

  "24日再次担任南京城中的警戒。将逃往城内难民区的支那人分为两类,可怜的支那兵都要送进扬子江喂鱼......前述的7000名俘虏也喂了鱼。"

  ——林正明

  1937年12月25日

  无辜的平民

  可能只是在劳作

  可能只是在街上行走

  就会被日军毫无征兆地残忍杀害

  "威尔逊大夫给我看了他的几个病人……一个渔民的下额被子弹击中,全身被烧伤。日本人把汽油浇在他的身上,然后点燃了汽油。他全身的皮肤有三分之二被烧伤,他现在还能说几句话,但是估计肯定活不过今天。

  我还进了停尸房,让人把昨天夜里送进来的尸体的裹尸布打开......一个大约7岁的小男孩的尸体上有4处刺刀伤口,其中一处在胃部,伤口有手指那么长。他是送到医院两天后死去的。"

  ——约翰.拉贝

  1937年12月24日

被烧死的平民

  侥幸逃脱的难民们

  惊恐地躲进了外籍人士设立的安全区

  虽然安全区内也未必能安全多少

  但至少还有一线活下去的希望

  "我原来一直以为,在我这儿安置的难民有350人~400人。

  韩先生准确统计的结果显示,在我的办公室和院子里投宿的人一共有602名(302名男子,300名妇女,其中有126名10岁以下的儿童,有一个婴儿仅两个月)。

  这个统计数字还不包括公司的14名职员、杂工和他们的家人,这样算起来总数约有650人。"

  ——约翰.拉贝

  1937年12月24日

  "下午4时30分。我去了金陵大学。在这之前,有一批哭哭啼啼的妇女告诉我,她们听说日本人从难民中挑选出一些男子,如果没有人能够证明他们的身份,他们将被杀死。

  许多妇女面临着可怕的困境:和丈夫呆在家里,日本兵来时用刺刀将丈夫逼走,她们遭到强奸;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来躲避,把丈夫留在家里,丈夫又有可能被当做士兵抓走,并被枪杀。"

  ——魏特琳

  1937年12月24日

侵略者依旧会蛮横地冲进安全区

  抢劫我们的同胞

  奸淫我们的姐妹

  仅仅在我们的蚕厂内,平均每天就要发生10起强奸或劫持妇女事件。

  日本士兵不分白天黑夜地闯进我们的住所,调戏或污辱妇女,抢走所有他们看上眼的东西。

  不仅仅中国人的住所,美国人居住的房子也同样如此。

  ——M.S.贝茨

  1937年12月25日

  "10时,我被叫到我的办公室,与日本某师团的一名高级军事顾问会晤.....他要求我们从1万名难民中挑选出100名妓女。他们认为,如果为日本兵安排一个合法的去处,这些士兵就不会再骚扰无辜的良家妇女了......过了很长时间,他们终于找到了21人......许多姑娘来问我,日本人会不会从她们中间再挑选另外79名?我所能回答的是,如果我能阻止的话,应该不会。"

  ——魏特琳

  1937年12月24日

 

1937年的“平安夜”

火光照亮了南京的夜空

无辜的生命正在被战争吞噬

“我以下面这番祈祷来结束我今天的日记:

仁慈的上帝,请您保佑所有的人免遭灾难,也请您保佑所有像我们这样已经身陷灾难中的人!

我丝毫不后悔留了下来,因为我的存在拯救了许多人的性命。

但尽管如此,我仍然感到极端的难受!”

  ——约翰.拉贝

  1937年12月24日

  "大火仍然映照着南面与东面的天空,很明显,所有的商店都被抢劫,然后放火焚烧。

  我不想看南京,因为我肯定它已是一片废墟。"

  ——魏特琳

  1937年12月24日

  躲在安全区的难民们

  正惊恐地听着外面的动静

  如果他们中有人曾许下什么愿望的话

  那一定是

  活下去

  

本期编辑 | 赵伊汉

资料来源 | 《拉贝日记》《魏特琳日记》《南京大屠杀史》